父与子同志小说:我和父亲

2018-09-11 19:56:58 作者: 阅读:

28虽然田尊的出现,让我的调皮和玩世不恭的心态暴露了出来,但小时候我确实是一个好学生。在校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在父亲这位导师面前,也是一个听话乖巧的好儿子。父亲从小就教育我,要我多读书,要我长大后为官要刚直、为政要宽简、对朋友要友善、对父母要有孝道。那时候我虽然不能完全明白古书中到精髓,但也能做到倒背如流,废寝忘食。以至于我长大后自认为还算是个好人,有德性的人。这些都和父亲对我从小的熏陶有密切相关。只是田尊的突然出现,加上父亲对他也是倍加宠爱,年幼的我,无法接受这么残酷的现实。我说了,他可以享用我用过的东西,但绝对是不可以和我享用我的父亲。能做到这一点,我对他就是友善的。所以我不只一次警告他,“离我的爸爸远一点。”,并且威胁他,如果他把这话和我父亲讲出来,我就把他从我家赶走,让他流落街头。所以我还是要称赞一下他,田尊的表现确实很优秀。只要我在场,田尊就不敢靠近我的父亲半步。但我不在场的时候,就难说了。

我和田尊达成了这个协议以后,我对他也算做到了父亲教诲我的“对朋友要友善”,这一点。我虽然依旧会捉弄一下他,但我也会讨好他,给他好吃的吃,教他正确的字。

有一次,父亲给我讲“画荻教子”的故事。事后田尊就来问我,欧阳修是谁?(田尊很聪明,他不敢问父亲这个问题,就来问我。)我和他说欧阳修是个没爹的孩子,他爹四岁就死了,从小就无依无靠,就象你一样,生活没有着落,投奔我们家。

听完我的话,田尊坐在院子的槐树下,竟然泪如泉涌。这也是田尊来我们家,第一次的情感发泄。直到父亲出现把田尊抱在怀里,田尊哭得更为悲惨。我也再一次遭受了天下的委屈。因为父亲一口咬定,又是我欺负的田尊。

眼睁睁地看着我的父亲抱着田尊指责我,我几乎要崩溃了。“我没有欺负他。我没有欺负他。”我冲着父亲吼道。

“不是你欺负他,他怎么会哭。”父亲认定是我了。

我那时候不知那来的勇气,冲上去,揪住田尊的手,一边往田尊从父亲怀里拉,一边哭一边吼:“你凭什么说我欺负他。我欺负你了吗?我那里欺负你了?你给我走开,走开。”

我真的没有。我只是说了欧阳修和他一样的处境。我错了吗?他只是为他和欧阳修有类似的遭遇而哭泣。或者他是为了他死去的娘。如果是因为我伤害到了他的那么一点点自尊的话,那我也是无意的。我那时候那么小,那就知道他这么敏感了。

那场战役最终是我打赢了。因为我哭的时间比田尊长。田尊看我撒野了,他自己吓得乖乖的了。我那天哭了个惊天动地。哭的母亲都发话了,对我父亲抱怨着:“你说你养个田尊,这不是给添乱吗?自己的孩子不知道心疼,疼别人家的孩子。”

“你疼别人家的孩子,不疼我。哇哇哇……”我借着母亲的气势继续撒野。最终是院子里围观了很多的人,母亲看我哭个不停,自己也哭了,抱着我回到了屋里。

父亲也从此开始了对田尊的另行处置。处理办法是专程去了趟河北找田尊的父亲,想把田尊的问题给解决掉。结果父亲只是把田尊的父亲给揍了一顿就回来了。母亲和父亲的关系,也从此进入了紧张的局势。

我和田尊都长大后,我们聊起这件事情,我和他说对不起,我小时候太调皮了,不懂事。但他说,他不是因为我伤到了他的自尊而哭泣。他和我说是因为他的父亲。因为看到我在父亲的呵护下是如此的幸福和快乐,而他却有父亲也见不到。田尊为思念父亲而泣。

(田尊为思念父亲而泣。真的是网友说的,殊途同归。后话不表。)

查看更多父子同志父子文我和父亲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