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同志:痞子姐夫和小舅子搞基的故事

2019-05-01 14:42:09 作者:光头仔1987 阅读:

作者: 光头仔1987

1

我了个去,这事儿想起来也够龌龊的,我竟然能够和自己的小舅子成为BF关系。唉!这也许就是天意吧,不管怎么样,也拿出来晒晒吧。

我是80后,那个年代北方的孩子上学都很晚,基本在7岁入学,先上两个半年级(跟现在的幼儿园差不多),然后才是一年级。我15岁考入初中,初二的时候,父母成天吵着要离婚,心里闹的慌,便退了学,酝酿着离家出走,出去闯一翻自己的天地。可不料被姥爷发现了,还把我装在背包里的感冒药藏了起来,说是怕我一时想不开喝药自杀。我靠!我才没那么小心眼儿了。没过多久,趁姥姥爷不在家,偷偷拿了三百块钱坐车去了北京。我从小和姥姥、姥爷生活在一起,父母一直在外地工作。

到北京时已经是半夜两点多了,记得当时是在丰台火车站下的车,初来乍到哪都不认识,只是在大兴黄村有个同学,可是时间已晚,也不方便去打扰人家。当时正值夏天,看到路边和地下通道有很多人在就地而睡,我也就在树下的草坪里躺下睡了。第二天刚刚发亮,感觉身上又痒又痛,起来一看,俄了个神啊,蚂蚁把我当大餐了,幸亏起来早,不然就他妈成白骨一堆了,现在想想都有点后怕。

也不知道在哪儿转了一天,晚上八点多到了大兴黄村,原本只是想找同学借宿一晚,巧的是同学工作的饭店正在招聘服务生,顺便就应聘了一下。可恶的经理,现在想起来都他娘的来气,说我头发太长,不适合做餐饮,要想做就得把头发剪短了。奶奶的,老子留了一年多才整了这么个发型,为了个破服务生的工作就剪了,也太不值得了。唉!可有啥办法了,不是要短发吗?第二天我便去理发店剃了个光头。可那经理又说我没头发,一看就不像好人,客人都瞎跑了。娘了个头!这不存心找岔儿嘛,长了不行,没了也不行,就你家说了算了是不?让我一顿臭骂。那孙儿大概有点怕了,便同意让我留下工作,前提是在头发长出来前必须戴着帽子。奶奶的,啥时候受过这委屈。老子忍了。

一个月后,我把他炒了,那破B经理简直就是公报私仇,工资本来才450元,让他这扣点儿,那扣点儿,发到手上才三百块,奶奶个头,连身像样的衣服也买不了,老子不干了,赔大发了,不过算起来也值,干了一个月捞了个女朋友,而且还是北京本地人。如果不是那一个月,我也许这辈子都不会认识雨琴(我女朋友),更不会认识雨露(我小舅子)。

2

离开那个破B饭店后,雨琴托他的表哥在一家迪厅给我找了份工作。奶奶的,又是服务生,看来这辈子他娘的是跟这服务行业结下缘了。

迪厅的工作时间是下午六点到半夜两点,从此成了夜猫子。

一天雨琴休息,带着几个朋友来迪厅看我,大家正玩着开心,听到背后的卡座有摔酒瓶的声音,接着就是脏不垃圾的骂声,雨琴定神一看,起身跑过去拿起一瓶啤酒就朝摔酒瓶的那傻B男的头上砸,那傻B头上顿时冒了血花,吓的直哭。靠,原来是个装B货。认识雨琴快两个月了,还是第一次见她发脾气动手打人,第一次就是这么惨不忍睹,当时心里就暗想,“她奶奶的,这以后要是结了婚,我不是被打死的,就是被吓死的,北京女孩儿正他妈厉害。”还没回过神儿,只见雨琴拉着一个男孩子跑了出去,我也紧追了上去。

当我跑出迪厅时,看到那个男孩子像个孙儿似的,搭拉着脑袋站在那儿,任凭雨琴不停地责骂。

“好了雨琴,他还是个小屁孩儿,算了。”我劝道。

“小什么小,他都16了。”

??难道他们认识?

“你认识他?”我问。

“他是我弟啊。一天不知道好好上学,才多大啊,就知道上迪厅玩,下次再让我发现,你死定了你。”雨琴又责骂了起来。

唉,这女人咋搞的,刚还说人家不小了,这又说人家还小,受不了,搞不明,弄不清,爱咋咋地吧。我转身回到迪厅。

3

讲这些了,先正式介绍一下我的她和我的他吧。

雨琴,和我一样87年生的,我是情人节的生日,比她大了五个月零十天。她长的还算漂亮吧,个头大概在169cm的样子,平时看上去很贤惠,可发起脾气来,连大傻也畏她三分。

雨露,雨琴的弟弟,刚开始是我的准小舅子,没多久就成了我的另一半,呵呵,造化弄人。属于清秀可爱弟弟型吧,个头不算太高,168cm,我比他高了6cm。别看我平时都叫他小屁孩儿,其实我只比他大了两岁,不过很有当哥哥的样子,哈哈。。。他一直叫我光哥,问他为什么,他说我头光啊,晕老鸡,这也可以。

我的“岳父”是个丨警丨察,平时凶的很,老是沉着一幅黑脸,“岳母”大人赐号“包公”。不仅是脸黑的有点像,在这个世道败落的社会,我的“岳父”却是个出了名的公正人儿,从不寻私,具体的后面详谈吧。

4

回到迪厅那个傻B男的已经消失不见了,听说是经理把他打发走了。幸好打人的是雨琴,如果是别人那事儿肯定没完。雨琴的表哥黑牛是出了名儿的混混,凡是道上的人都要敬他三分,自然也不敢对他表妹有所不敬。

没多会儿雨琴带着雨露(以后称他小屁孩儿)进来了,说是让小屁孩儿今晚住我那里,我没多问就同意了,毕竟是咱小舅子嘛,住就住呗,没啥了不起的。

大家别瞎想啊,我当时并不知道自己原来是个GAY,所以也就没有往那个方面想,当初俺还是特他奶奶单纯滴。

下班了,不料小屁孩儿已经在卡座睡着了,怀里抱着一个靠垫,很可爱。我傻傻的看了他不知道有多久,直到一个同事走过来拍了一下我肩膀问我怎么还不回家我才反应过来。他娘的,今儿是怎么了,干吗盯着个大老爷们儿发呆,我了个去,大概是太累了吧,自个儿嘀咕着。

走过去轻轻推了推了他便醒了。

“怎么了啊?”小屁孩儿揉了揉眯缝的眼睛问我。

“我靠,在这儿你也能睡着!你猪啊!”我开玩笑道。

“困嘛。”

“好了,快走吧。”

“去哪儿啊?”

“回家啊,难不成在这儿睡啊。”

“不是说今晚不回家了吗?”

我了个去!奶奶的,咋这事儿妈呀,让你干吗你就干吗得了呗,一个劲儿地问,我。。。我咋就没来火呢?按理说放在平时早火冒三丈了,看来我是对这小屁孩儿没辙了。

我蹲下去像是哄小孩儿似的摸着他的脑袋:“你姐姐不是说让你去我那儿嘛,我下班了,咱们走吧。”

小屁孩儿扒拉着眼睛看着我:“现在哪有公交车啊。”

奶奶的!还真问上隐了。

“我有摩托车啊。”

“哦,那你家离这儿远吗?”

俄的神啊!杀了我吧!这孩子脑袋让门夹了吧!

我站起来瞪着他:“小屁孩儿!你走不走!”

他站起来很认真的样子:“我叫雨露,肖雨露,不叫小屁孩儿。小月肖,下雨的雨,露。。。”

我有点不耐烦了:“得吧得,得吧得的,哪那么多话啊,快走。”

说完我便转身向外走了,小屁孩儿哦了一声紧跟了上来。

因为是凌晨两点多,所以路上的车少了许多。小屁孩儿坐在后面紧紧地抱着我的腰,生怕摔了下去。我把油门儿加到了最大,靠,摩托车震的他奶奶的屁股和JB都麻了。只听小屁孩儿吓的啊啊大叫,一个劲儿的叫“哥你慢点慢点,注意安全”之类的话,真他娘扫兴。

我回过头大吼道:“不要叫我哥!”

“那我叫你什么啊?”

“姐夫。”

“可你跟我姐还没结婚啊。”

“让你叫就叫,别他娘废话。”

“哦。哥,不是,姐夫你慢点儿,我害怕。”

“闭嘴!”

之后便没再听到小屁孩儿说话了,只是时不时地抱着我更紧了些,JB,肠子都快让他挤出来了。

不一会儿,我们到家了,到了我住的地方,我租的地下室。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