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校园《Gay:我的男朋友是日本人!》

2019-05-15 14:23:12 作者:w魏土豆 阅读:

作者:w魏土豆

“林胿,你丫的还不起床啊?太阳都晒屁股了,社会实践分你还要不要”我猛地将对面熊孩子的被子掀了起来,然后劈头盖脸的就朝着床上弯着身子的林胿喷了过去。

林胿艰难的用手胡乱拉着被我甩在床脚的被子,发现无论怎么样也够不到的时候干脆懒得管了,直接双手环抱着自己略显饱满的胸口继续睡了起来。

我心里那个气呀,妈的,老子为了帮你修社会实践分起早贪黑的叫你起床,帮你筹备文件,你丫的倒好,睡得那叫一个香啊,好吧,你要睡是吧?哼!老子不管你了,让你丫的睡,我自己个儿去。

想着我就满脸怒气的抛下了还在床上双手环胸抵御着早晨寒冷雾气的林胿,自己跑去了新生接待处。留下了还在床上瑟瑟发抖的一只死肥猪,我也不怕他感冒,重庆的夏季也就早上有点微冷,虽然那家伙只穿了一条内裤,不过那条内裤的布料都够给我做条秋裤的了,害怕把他冷着?

……

不愧又是一年开学季,此时学校的广场上已经开始了当初我刚入大学时的那番场景,我跟着人群来到传媒艺术学院报名登记处进行自己“社会实践分”的修行,本来想去吃个早饭的,但是看到如此多的新生已经在广场上愁得焦头烂额的,我就知道我魏土豆大出风头的时候到了,于是早餐也懒得吃了,便风风火火来到了自己学生会部长的席位上,准备着为新生们解除各种“疑难杂惑”

“部长,这么早就来了啊?我还以为你又在和林胿双宿双飞呢”气质如兰的胡燕朝我走了过来,同时嘴里还不忘的拿我开涮,果然一提到这个学生会的几个老油条便开始哄笑了起来。

我也老脸一红的解释道;“上次不是说过了吗?那只是意外,我没注意到他站在我后面才亲到的”部员见我红着脸强硬解释道不禁又集体哄笑起来。MDZZ,一群智障。

我白了一眼他们,看到有新生朝着我们这个方向走了过来便立马恢复了我作为一名学长的霸气和沉稳,只见我双手环抱在胸口,四十五度仰望天空,二郎腿适时的合着学校广播中每天都放的那两首破歌抖动。当我已经准备那人开口叫我学长是摆摆手让他直接找部员时,那熊孩子居然瞅都没瞅我一眼就走了过去,留我一人宛如一个傻逼般的在风中凌乱。

“你好学长,请问这里是电影电视编导的登记处吗?”一张大脸正面对着我说着话,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还可劲的砸吧砸吧的,咦……貌似还有点可爱/

“哦,这里就是,要登记找他们,别来烦我”我终于找到装13的机会了,也不管面前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挥手就造就了一个霸气又有些坏坏的痞子学长形象。

那熊孩子“哦”了一声便弱弱的跑到了旁边登记,临走前还一副大气都不敢出的样子。看到这样我可得意坏了,正老神在在的享受着来自周围学弟学妹们恐惧的眼神时,一个肥胖的身影风风火火地朝我冲了过来,同时嘴里还大骂道。

“魏土豆,你丫的最好不要让我逮到你,说好的早上叫我,啊,你丫的倒好,把被子掀了就完事了?啊切,你给我站住”

废话,此时不跑更待何时?想我魏土豆也是传媒艺术学院文娱部的部长,一个死胖子叫我不跑我就不跑啊?想得美。于是,热闹的新生登记处就有一大一小两道身影在你追我赶,不死不休。

“唉,部长又和他内人培养感情去了,留下我们这些可怜的单身狗在这里帮着他累死累活的做事。”胡燕适时的在旁边说着风凉话

“去去,谁是单身狗啊,我可不是,我可是高贵的胡先生”说着,胡伟还朝着彭月眨了眨眼睛,惹得彭月一阵羞愧。

“对了,学弟你叫什么名字啊?”胡伟这才发现对面站着的来登记的新生。

“我……我叫松本一郎”说着,松本一郎又将眼神有意无意地瞟向我和林胿的方向。此时此刻肯定心里十一万只草泥马飘过,说好的成熟呢?说好的稳重呢?哼!全是骗人的。

“我去,日本人啊?日本人来咱学校上学”胡伟大惊小怪的说道,还有意无意的加大了声量,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

此时我和林胿已经休战了,正蹲在旁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听到这熊孩子是日本人也一下子来了好奇心,呼地站起身来,不料我本来就贫血,剧烈运动后又蹲了这么久一下子站起来就感觉整个世界天昏地暗,天摇地摆,赶忙就近拉了个肩膀靠了靠,等缓过来才发现是松本一郎。

“学长,你没事儿吧”估计这熊孩子看我突然压在他的肩膀上有点不好意思,又不敢走开,连忙朝我问道。

“咳咳,没事儿没事儿,老毛病了,缓一缓就好了”我佯装着有些不在乎的说道,同时右手也伸向了松本一郎手里拽着的身份证。

“咦,不对啊,虽然名字是松本一郎,倒像个日本名字,可是家住地明明是四川嘛”我喃喃道。

松本一郎仿佛看出了我心中的疑惑,忙解释道:“我虽然是日本人,但我也算个中国人,我从小在中国四川长大,爸爸妈妈也在中国”

“哦,原来是酱紫啊”说着我也就瘪了瘪嘴不再在乎这个假打的日本人,同时看着还在地上蹲着呼呼喘着大气的林胿一时玩心大起,又和死胖子双宿双飞去了。惹得部员们一阵无语。

中午结束了新生接待的中作后已经是十一点半了,本来我也该和部员们一起吃外卖的,但是部员体谅让我自己一个人去食堂,而林胿这臭小子因为早上迟到了被罚,估计今天晚上都要很晚才能回寝室,唉!其实我的内心是极其不忍的。嗯?什么味道?我去食堂今天做了什么菜这么香赶快去看看。于是我便把林胿抛诸脑后了。

路过一栋教学楼的时候,便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在走廊口左右张望,略显焦急。卧槽,那不是松本一郎吗?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