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自传:我怎么就成了同性恋

2019-05-20 12:54:24 作者: 阅读:

前言

我已是而立之年的同志,最苦恼的就是埋藏在内心深处的对同志的情感,思量了许久,才鼓起勇气把我的同志经历讲给大家听,故事里的内容完全是真实的,只是人物的名字恕我不能用真名。

=======================================================================

童年的创伤 一

我的出生,没有多少人知道,也没人祝贺,似乎是那么的渺小。但出生的时间却是那么的让人不能忘怀。那一年,在中国大地上发生了许多大事,伟大领袖毛主席去逝,唐山的大地震就是在我出生前后一个多月里发生的事,于是父亲就给我起了“刘震宇”这个名。多年以后,我才知道名字的来历,并对那个年代的人有了新的认识。

爷爷奶奶都是老军人,并且都是孤儿,爷爷在爸爸出生后第二年就去逝了,所以爸爸是那个年代里少有的独子。

那时,刚解放,爷爷去逝后,奶奶带着两岁的爸爸从江西回到了她的湖北老家,这时的老家刚改建成市,奶奶以退伍军人的身份进了我们市里的国营企业,凭着爷爷的补助和自己微薄的工资撑起了这个家。

爸爸刚高中毕业就下到了农村插队,三年后回城里后进了一家国营企业,经别人介绍与后进厂的妈妈结婚了,结婚第二年便有了我,我的出生,对于这个人丁单薄的家庭来说,无疑是个天大的喜事。

奶奶忙前忙后做着家里的大小事情,为了是让妈妈多休息,因为妈妈的身体向来不好。在我两岁的时候,妈妈又怀上孩子了,奶奶高兴的说“我们家缺少人气,再生一个也好,将来震宇有个伴,也不至于落得孤单,你现在一心养好身体,震宇就由我来带”。

就这样,从两岁开始我就跟着奶奶住一起,一直住到我初中毕业那年,才回到爸爸妈妈的家,这些也是后话了。奶奶家离我家不太远,10分钟就可以走到,在童年的记忆里,每天晚上奶奶都要跟我讲她和爷爷的往事,记忆最深的还是奶奶说道日本人如何将太公太婆用刺刀刺死,这也是我日后经常在恶梦里梦到的事情。

那时读书不象现在有学前班,我只知道在我还没有玩够的时候,爸爸把我领到学校读书,那时我刚好7岁,妹妹5岁,她是那个年代最后一批不受计生条例限制时出生的。

记得我在上了学一个月后,书本掉了差不多三分之二,爸爸听老师说后,跑到奶奶家狠狠的打了我,我看着奶奶,乞求她的保护,奶奶没有动,事后,爸爸出门回家时,奶奶说道“你下手也太重了,他才多大点的孩子,受得了吗,你得慢慢开导他”。奶奶转身进屋时,我看到了她眼角的泪水。那天夜里,我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感觉到有人在轻轻的咬我的耳朵,我知道是奶奶,她轻轻的扶摸着我在傍晚被爸爸打过的地方并叹着气。

本来我还对奶奶有些生气,气她没有来保护我,可当奶奶这样的举动将我弄醒后,我的气全消了,一股暖意涌上心头,但并没有发出声响,继续闭着眼睛睡着。

后来,经过这件事情,我似乎开了童窍,学习、玩耍都变得注意了,但有时还是难免会犯错误,所以成绩一直在班里中等,但我那不争气的身体是耽误我日后学习的重要因素。因为我像妈妈,身体很瘦弱,从小体质就不好,三天两头的上医院,奶奶天天带我到医院打屁股针,到现在还落下了怕针的毛病,在记忆里光小学我就住了四次医院。

查看更多同志自传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 / LATEST
点击排行 / HOTHITS